_R子

主更迷你短篇日更向|都是曾经记本本的脑洞
说不定哪天在晋江写大长篇了|晋江ID :R 子-吃着糖炒栗子

《藏剑与天策》

叶温九不喜欢李墒。
他从来都不喜欢李墒这种倔起来气死人的脾气。
不是说李墒不好,而是李墒这样的倔脾气有时候值得赞扬有时候却令人无奈气愤。
太过刚硬而不知变通的性格很快就会让李墒栽大跟头。
李墒是叶温九的朋友。
然而,
他们既可以说是朋友,
又可以说不是朋友。

叶温九向来都不喜欢与太直的人打交道,交往起来虽说不需要各种复杂的猜忌,但是常常会有种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
所以虽然他们俩关系不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里的关系好在叶温九看来则是因为每一个守卫边疆尽诛宵小的天策将士都值得尊重。所以他虽然平日不愿与李墒这种大老粗交流过繁然而一旦对方有危险了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救他。
更因为李墒的为人他信得过。
然而有一天传来消息说李墒死了。
是的,货真价实的消息。
李墒死了。
死在与狼牙兵交战的战场上。


叶温九知道后,什么都没说,依旧不动声色地低头折腾手里未完成的风筝。
那是他答应帮小师妹做的。
她和他们约好了,
说要等到天下太平了便一起去阴山大草原跑莎莎放风筝。
小师妹不知道,大草原离西湖实在是太远太远。
她更不知道,他们可能再也不能实现这个约定了。
脸侧的碎发被微风吹得飞扬,一声若有若无的轻叹很快随之消散在空气中。

只是在过了好久好久好久之后。
兵荒马乱的大唐还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大唐。
在西湖边的藏剑山庄还是那个在西湖边的藏剑山庄。
曾经淘气可爱的小师妹也已经变成了现今内敛懂事的小师妹


物是人非。
时过境迁
但其实依旧什么都没有变。

至少,
叶温酒还是那个叶温酒。
那个记得李墒的叶温酒。

他拎了几坛上好的花雕酒,沐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轻车熟路地沿着这条刻下了他无数次痕迹的小径,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那个而今青苔弥漫的墓碑前。
大理石的涩味与泥土的气息混淆在一起。雨滴顺着石刻般坚毅的轮廓划入华丽的衣袍,些许清凉微荡。
藏剑山庄的人总是穿着一身明黄放荡不羁。
叶温九也如此。
或许早已习惯了策马江湖刀光剑影的生活,身上作为门派特征的轻重二剑也不曾卸下。

雨依旧淅淅沥沥。
虽未有增大的趋势也没有想过停下。
可是叶温九知道,无论雨下得多大或是多小,它总会停下的。

正如同有些人,无论过程怎么样,到最后,终究会离开。

李墒逃不过的命运,
叶温九也同样,
逃不掉,躲不开。





备注:
其实这个是一篇琅琊榜和剑三脑洞文的引子
然后一直没写了
脑洞太多填不完
今天修了一部分之前觉得很不满意但不知道怎么改的地方

《妲己与李白》王者荣耀

将进酒/杯莫停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
「我们青丘的狐狸…向来擅长护短」
「但更擅长…肥水不流外人田」

*
妲己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有关于青丘,有关于她自己,有关于那名剑客。

可是那又如何?
她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记忆只停留在魔种时代。
冥冥之中,总感觉是很在意的人。
但无论如何,她的脑海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直到有一天,
白衣剑客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他未语。
只是轻轻一瞥很快便将目光挪开,额前棕色的碎发掩下了他的神色,转身依旧是那副潇洒倜傥的模样,镇定自若地和刘备把酒言欢。

妲己微愣,清澈的红眸中荡漾着难以言喻的感情,但终不知该如何开口,心中的情愫与依恋来得莫名其妙却又熟悉至极。

青丘。
青丘。
青丘。
是了。
关键是青丘。
可…什么都忘了。

她是魔种,无论如何,也都不可能和一个人类有关系。更不要说是过去。

她终究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是不公。
天道不公。
她不公。

曾经的十里红莲艳酒,
曾经的明月把酒当歌,
曾经的…青丘桃树下的那一个轻吻……
如今,
所有的一切都…
只剩下他记得了。

——写给《妲己与李白》



备注:脑洞来自李白白狐皮肤
这个正在晋江更小短篇大概不会超过5万字甜文
不过不失主更
记录一下差不多文章的思路





今天卖个安利
嘻嘻嘻给闺蜜做的少天锁屏
自己制作
顺便贴上制作的网站链接:http://jjal.download/index.php?module=sms&lang=cn
苹果安卓都可以
要是做不来的话可以把内容私信窝可以帮忙坐嘻嘻嘻(◍•ᴗ•◍)

《侠客x夜兔》

夜兔的星球。
常年阴雨绵绵,灰暗的世界里唯一的色彩鲜艳便只有血液的颜色。
——红色。
毫无终止地在贫瘠的土地蔓延。
那是属于种族的颜色。

一切是如此的乏味与枯燥。
战争,
就只有战争。
来自同族之间的,宿命一般的厮杀。
日复日枯竭的星球正逐步在走向灭亡。

即便是神语也对此不置可否。
百无聊赖,更没有神威那样子的活力。
用阿伏兔的话来说,她大概就是对做什么都缺乏兴趣,一副怏怏的样子。似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她兴致盎然起来,米饭也不行。

然而这些在某一天里突然被打破。

从灰蒙天空中降落的雨水打湿了她的脸颊,明显特征的橙色马尾也湿漉漉的,毫无昔日的明朗。
她伸出手,掌心向上,水滴肆意地敲击下来,沿着手腕一点一点钻进衣袖,脊背笔直得仿佛张正在虔诚地做着祷告的信徒一般。
在这个脏乱恶臭的流星街里,她眼神干净得格格不入,就像是无意间闯入的天使,令人忍不住想要玷污。
哪怕她此刻,全身上下已被雨水渗湿。

大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对他一见钟情的吧。
直到她发呆够了便撑起伞,转身便猛地撞入某人宝石般透彻的碧眼。

那个男人——
从始至终
永远都擒着最无害的笑容,
向她展示着他毫无瑕疵的纯净。
而在那难以发现的
眼底深处,
却是不断冲撞着灵魂的无止境的恶。

那是神语十多年来看到过的最棒的矛盾。
最绮丽的畸形。



——写给《侠客》


备注:
侠客是我猎人里面最喜欢的角色了
虽然猎人里我都挺喜欢的
可惜我至今都觉得他领便当莫名其妙
难受😭

这篇等现在在更的两篇短篇写完就写这个
女主夜兔老梗设定女主名字现在暂时没决定
大概内容主线我已经想好了
去年的脑洞一直没动笔写
记录一下

西游与洪荒

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向锦打自出生那日起,便已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十日并出,草、木、生灵、万物皆灭。
天地难容。
尧于是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

洪荒无岁月,汤谷的日子实为漫长。帝俊与曦和亦不经常来看望它们。而唯一陪伴向锦的,只有九位胞兄,以及那些似梦非梦的经历。

一箭穿心。
天道何其残忍。
金色的火焰在天地间激烈地焚烧着,迅速点燃了每一处角落。
它没有什么怨言,在坠毁的那一瞬间,唯一惦念的也只有那曾经入梦而来的灵猴。
它可曾过得好。
可曾逍遥自在。
可曾吃到了那蟠桃园甜美鲜嫩的桃子。
……
可曾…想过它。
但这些也都,转瞬即逝。
前世的记忆忘得几乎干净,现世的记忆也差不多快消散了。
合上双目的那一瞬间,也只有那张傻兮兮的笑脸。
也只有这样。

——记早些前的脑洞:《西游与洪荒》

备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心血来潮填好
一个大长篇
主角三足金乌老梗老设定
男主则是大圣啦




自己改图重新画非原创
图二是原图
图一是自己重新临摹画
总觉得这样的图应该来一套
所以忍不住照着原图画了
原图是百度图片里看到的
#侵权删并道歉#

涂色练习


#十年踪迹十年心#【少林篇001】


>>>
我在少林莲花最多的地方等你
……
等你不来

>>>
不知人
不知面
不知…………我在少林莲花最多的地方

【脑洞】
【小师傅说了可能要A之后我决定好好做个风景党】
【跟着他看遍天下一步脚印一寸土地】
【剑三对我来说可能真的是没有亲友很难玩起来】
【最近一直更这个】
【谢谢带着我的小师傅】

在知乎上看到的一段话】
剑三非常成功的师徒系统,就像第一的回答一样。
你年幼无知,弱不禁风,举目无友,这一天,你结识了一位师傅。
他骑着双人马,载着你,不太说话,却体贴的恰到好处,他总在你手足无措的时候神一般的出现为你扫清障碍。
他循循善诱让你从一个小白变得慢慢熟悉,他带你去做世界任务,为你买装备,将自己打工赚的金给你,等等.

..在你眼中这何尝不是一位高大,英勇无畏的英雄?
他骑着马来,来去如风,温润如玉,谦和有礼。
平静,默默,犀利,却给你很多温柔。
于是你沦陷了,在马尾巴后高喊,师傅师傅举高高,喜欢你。
或许你们情缘了。
或许并没有。
在你未曾得到的时候,你渴望着。
当你拥有了你害怕着,这么虚无缥缈的情感。
最后,一拍两散。
而如今,千帆过尽,云烟散去,
他走马观花,
看尽繁华,
你碌碌无名,
隐隐于市,

却想问一句,抛去情感,
师傅,那么多徒弟,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从今天起
你走你的阳关道
我过我的独木桥
分道扬镳
持剑相对
从此我们
殊途不同归
#钢笔画#莫名地读出了些什么😏有一天自己的手速竟然可以一下午3张😱😱